大唐天下投的钱怎么办,大唐天下钱还能出来吗

第二篇 盛世欢筵:权杖的游戏(182)

荐人选,萧推荐了国务院秘书长(尚书右丞)韩休

李隆基这么做,一是对萧嵩有充分的信任,二还是有稳定班子的想法。

萧裴组合虽然不像前几任,公开闹不团结,但二人面和心不和,李隆基肯定是知道的。宰相之间的推荐之前也有,比如姚崇推荐宋璟,但那是在姚即将退出宰相班子的情况下,而萧是现任宰相还要接着干,让他推荐,那就传递一个比较明显的信号:领导想轻松点。

班子不团结,班长比较累,宰相不团结,皇上比较累。当然累有累的好处,底下人互相告状,什么事瞒不过他。显然,李隆基不想那么累了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萧韩这个班子不但不轻松,反而搞得他更紧张了。

主要原因就是这个新进来的韩休

韩休从他后面表现看,属于绵里藏针型的选手,没当宰相前很低调,‘萧嵩以休柔和易制,故荐引之’,连萧嵩这样的老江湖都看走眼,觉得此人好说话、容易控制,没想到一坐上宰相位置,韩休的表现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:‘锋芒毕露’。

一是不跟萧嵩客气。

休既知政事,多折正嵩,遂与休不叶。宋璟闻之曰:‘不谓韩休乃能如是,仁者之勇也。’

照理说,萧嵩推荐他做宰相,正常人会感恩,什么事顺着点对方,韩休完全没这想法,公事公办,该争就争,不但萧嵩很生气,连一贯号称刚正的宋璟,听说后都大感意外:看不出来啊,韩休不哼不哈的,这么厉害!

第二是不跟皇上客气。

李隆基有个著名的故事叫‘吾貌虽瘦,必肥天下’,讲的就是他:

休为人峭直,上或宫中宴乐及后苑游猎,小有过差,辄谓左右曰:‘韩休知否?’言终,谏疏已至。上尝临镜默然不乐,左右曰:‘韩休为相,陛下殊瘦于旧,何不逐之?’上叹曰:‘吾貌虽瘦,天下必肥。萧嵩奏事常顺旨,既退,吾寝不安。韩休常力争,吾寝乃安。吾用韩休,为社稷耳,非为身也。’

大唐天下投的钱怎么办,大唐天下钱还能出来吗

玄宗照镜图

看这个故事,仿佛李隆基当的不是皇帝,而是囚犯。我就不明白了,韩休难道是特务头子吗,怎么宫里一举一动他全知道?而且,皇上能忍受这样的人存在?

反正史书就这么写的,大概李隆基一贯工作积极,哪天稍微办公室见不到人,就知道干别的事去了,韩休立马要求开民主生活会,对领导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。

这么搞上一段时间,李隆基有点吃不消,对着镜子发愁,瘦没瘦不知道,没那么滋润是肯定的了。他嘴巴上说我瘦点没关系,老百姓开心就好,实际肯定是不爽的。

韩休要求严格,本来也没什么,都是为工作,李隆基都说了,争归争,晚上睡觉踏实。但是他、或者也包括萧嵩,犯了一个错误,这个错误曾让杜暹李元纮丢官,同样,也让萧韩罢相:

韩休数与萧嵩争论于上前,面折嵩短,上颇不悦。嵩因乞骸骨。丁巳(十月),嵩罢为左丞相,休罢为工部尚书。以京兆尹裴耀卿为黄门侍郎,前中书侍郎张九龄起复,并同平章事。

萧韩组合干了短短八个月,即告下台。史家很多评论都说韩休太直了,搞得李隆基受不了,‘三月相之,十月罢之,直道不容,开元之业衰矣。’这个说法不对。受不了,为啥换一个更难讲话的张九龄呢?主要还是两个宰相公开撕破脸,怂同事可以,怂领导也可以,但当着领导的面怂同事不可以,因为这样工作就没法开展了,必须换人。

换人也正常,但回过头看,这次换上来的‘裴—张’组合,竟是李隆基最后一任受到好评的宰相班子。

两个人里先说说裴耀卿,他的情况比较简单,用他就一个目的:理财。

裴耀卿也是读书人出身,‘数岁能属文,擢童子举’,看来古代儒家社会,会读书和能搞钱,二者并没有什么冲突。

他最出名,也最厉害的一件事是管理漕运,曾经有人总结:

顾始终三百年间,治漕称善者,前惟裴耀卿,后惟刘晏,然晏实祖述耀卿而增美者也。

漕运就是把南方的粮食运到首都。整个唐朝,治理漕运最好的两个人:裴耀卿和刘晏,其中裴耀卿,还是刘晏的师傅。

本篇修订版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‘ 一分钟神思漫游’

    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cloud@ksuyun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anzhangjy.com/62151.html